网易河南首页

华朱新闻网

www.0085305.com·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用数据告诉你:中国在减少贫困上取得前所未有成就 美国三分之二人口日子不好过

2020-01-11 18:40:43

www.0085305.com·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用数据告诉你:中国在减少贫困上取得前所未有成就 美国三分之二人口日子不好过

www.0085305.com,“整个世界的贫困人口从1980年到2010年急速下降了一半。”“世界上大部分的脱贫成就是由中国取得的。中国使数以亿计的人们脱离了贫困,是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巨大成就。”

10月22日,在第三届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中国(广东)国际传播论坛上,201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剑桥大学博士,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与国际事务教授安格斯·迪顿作了题为《中国与西方:财富、健康与不平等》的主题演讲。

通过对比过去几十年来中国与西方尤其是美国,在gdp、收入增长、贫困人口率、婴儿死亡率,平均预期寿命等数据的变化,以及一系列有关国民自述幸福感的情绪/感受指标,安格斯·迪顿认为,中国在减贫上创造了巨大的成就佳话。人们在中国生活感受很美好。

他指出,近年来,中国收入不平等总体趋于稳定,甚至有所下降,但在所有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均有所上升。在gdp增长放缓背景下,部分受教育程度较低的人群,甚至出现收入负增长,已被增长“抛下”。在他看来,西方发达国家尽管在减少贫困上也取得了一些成功,但也有一些事实上的 失败。美国并未有效地建立一个安全网,对穷人来说是个很糟糕的地方。

作为知名经济学家,安格斯·迪顿首先在演讲中肯定了市场机制在中国的运作。在他看来,市场机制强调效率,形成了引导资源分配的价格,有助于创新,无论是对创新先行的美国,还是对迎头赶上的后来者中国,都有决定性作用。

“中国成功转向了市场机制。在国内和国际层面,中国都取得相当的成功,而且在全球化方面也是取得了不少的成功。”他认为,如果没有国内及国际市场,是无法达成减贫这一伟大成就的。

归根结底,他认为,市场机制是一个达到目的的手段。gdp并不是一个衡量人类福祉的标准。

过去几十年,中国经济整体增长率比oecd国家明显高,比任何一个国家的增速都要惊人。他认为,市场机制与市场力量对经济增长来说是非常有益的,同时,也会带来一系列的指标改善与增长。对中国来说,不仅要看到gdp的衡量,还有人们的幸福感、健康状况等等都是非常重要的指标。

“对于像中国这样的国家来说,你们正在经历对外开放,越发开放越能够带来有效的市场,越能让市场机制有效发挥作用。而一些老牌市场经济国家,比如oecd国家,他们现在经济的表现上不太这么耀眼,为什么?”安格斯·迪顿表示,“这带给我的思考是,我们的经济体制应该包括所有人在内,所以,如果你要我给中国和广东提个建议的话,我会说,需要让人们变得富裕,不能只让一小部分人变得富裕,而大部分人抛在了后头。”

事实上,不仅在国内,随着越来越多国家参与共建“一带一路”,中国正与更多地区共享发展成果,实现共同富裕。在回答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提问时,安格斯·迪顿表示,尽管现在判断能否实现共同富裕为时过早,但他认为中国的援助方式可能比西方式的援助效果更好。

同时,他强调,拥有一个稳定的政府非常重要,在“一带一路”地区中有些国家人民与政府的关系非常不好,和这样的国家打交道是非常困难的。他还说,事实上,“我对一个国家能够从外部给一个国家带来多大改变抱有一些怀疑,但很高兴看到中国在尝试。”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安格斯·迪顿指出,在如今的富庶之地中存在大量极度贫困人口,美国目前有1.7%的人口属于世界银行划定的特困人口(日均生活费在4美元或更低的水平),规模高达500万人,比非洲国家塞拉利昂和亚洲国家尼泊尔更多。从绝对数字来看,美国绝对贫困人口少于中国,但安格斯·迪顿指出,美国贫困率是高于中国的。

根据安格斯·迪顿及其普林斯顿大学同事的研究结果,美国经济增长速度要比中国慢,而且增长带来的好处以及结果并没有被广大人民平均享受到。“现在美国精英人群的生活做得很不错,但是美国的剩余2/3的人口其实目前的日子并不好过。”他说。

研究数据显示,自杀、酗酒、药物滥用已成为近年来导致非西语裔美国白人死亡率上升的三大因素。在1999到2015年间,美国每个州的主要年龄段(25-64岁之间)的非西语裔美国白人的自杀率都在增加;除马里兰州以外,主要各州非西语裔美国白人因酒精引起的肝脏类疾病造成的死亡率上升;由于处方类阿片,海洛因,吩坦尼等药物造成的死亡率增加。在所有三种成因中,黑人死亡率自2000年以来也比白人死亡率低。

在安格斯·迪顿看来,医疗健康问题已成为美国头号问题之一。研究显示,医疗卫生系统及其成本已经占据美国gdp总量近20%。一个世纪以来美国期望寿命第一次下降。制药公司兜售的阿片类药物导致很多美国人死亡。此外,员工成本上升,导致就业机会减少、工资水平下降,受教育程度更低的人受更大冲击。美国联邦政府方面面临财政紧缺的问题,在教育和基础设施上投入下降,医保成本不断上升。

安格斯·迪顿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贫富差距本身可以通过有很多其它措施来缓解。美国最大的问题在于,体量庞大的医疗体系已完全失效,这个体系正在以一些人的健康为代价,让另一些人变得更有钱。他认为,这种情况必须停止。

医保改革永远是美国大选的热门话题。安格斯·迪顿表示,这是一个已经破碎的体系。很多人都意识到医疗体系出了问题,必须做点什么进行改革,然而改革非常艰难,“每次你无法修补它的时候,它就会变得更糟糕,在下一次的大选中改革就变得更加迫切。”他说。

安格斯·迪顿认为,中国的市场机制对于发展来说是有益的,带来了一系列重要指标皆的改善,相对其他国家来说也是好的,而一些老牌的市场经济体正在举步维艰。他认为,在不同的政治体制中,让所有人受益至关重要。医疗健康问题是普通存在的,但唯独在美国问题更严重。

更多内容请下载21财经app

上一篇:老年人骨折已成“家常便饭”?有这些表现,请警惕骨质疏松!
下一篇:小米集团上涨3% 主动买盘63%

相关阅读

Copyright 2018-2019 abangpower.com 华朱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关闭